熟悉的配方熟悉的疗效 美国还是记吃不记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西班牙金融网站9月15日发表文章称,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是导致危机比预期更严重的原因之一,同时也是之前一些事态发展导致的必然结果。一些金融市场变得越来越自由化和失去控制。从上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之初,经济中的主导浪潮是去监管化和国家撤出。因此比利时德格罗夫-彼得康银行驻西班牙的分析师胡安·拉蒙·卡萨诺瓦斯说:“对于许多人来说,雷曼兄弟破产被视作危机的开端,但从更深的层次来看,我们可以说它更应该算是危机的一个结果,而非原因。”

危机爆发后,去监管化的浪潮开始得到纠正。卡萨诺瓦斯说:“雷曼兄弟破产和随后的国际金融危机催生了针对金融机构的新监管框架。过去因自由过度而犯下的错误迫使各国在立法上作出重大改变。2010年,华尔街的改革法案生效,金融机构的压力测试开始进行,新的监管机构得以创建。”

但如果说在历时数年的危机中,我们意识到,金融机构非常庞大是一个问题,因为必须用公众的钱去救助它们,以防它们破产引发真正的金融海啸,并冲击实体经济,那么现在的银行业不是比以前更加集中了吗?卡萨诺瓦斯指出:“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我们看到了大规模的金融机构集中和融合。”

文章称,“Ethenea独立投资者”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托马斯·赫伯特和迈克尔·布吕姆克指出:“全球银行体系似乎比十年前更为坚实。已经建立了许多监管机制,以确保银行资金更为充足。例如,杠杆率被显著降低,资本基础得到加强。至于下一场危机的重点是否会集中在银行业,目前仍不清楚。”

富达投资集团的基金经理帕拉斯·阿纳德说:“再次发生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那种金融崩溃似乎不太可能。首先,根本漏洞似乎已被堵住:银行维持更高的资本金水平以覆盖其信贷组合,放贷标准已经收紧,资产价格已经恢复。虽然近年来资产大幅升值,但投资者仍保持谨慎态度,并避免了陷于盲目的乐观情绪。此外,金融体系的内在联动性已大大低于危机爆发时,这意味着危机传染的风险更低了,但仍然存在(并将继续存在)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动荡的一些热点。”

然而,法国Ostrum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维特尔表达了更多的疑虑:“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已经恢复,但即便监管更加严格,也没有人完全相信它能够抵御新的重大危机。作为危机触发因素之一的企业负债现在已高于2007年的水平。麦肯锡咨询公司称,企业负债水平在2007年至2017年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0.5%。新兴经济体的企业负债增长最明显,但在美国和欧洲,企业债务的增速一直高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个人债务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文章称,此外还有公共债务。企业债务与公共债务结合在一起,使得各国中央银行在货币正常化过程中感到害怕。

维特尔总结说:“对我来说,后危机时代的这种差强人意的感觉被附加上了另一个事实,即我们试图重建原有的经济模式,但技术发展已然导致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却还在使用老旧的配方。”维特尔表示,这就是发达国家感到沮丧的原因之一,也使民粹主义获得了抬头的可乘之机。因此,他确信危机尚未结束。

在这方面,SYZ资产管理公司的分析师法布里齐奥·基里盖蒂补充说:“我看到的只有两种可能的结果:大量的债务违约或严重的社会政治紧张。在过去,大规模的债务超负荷总是以违约或爆发战争收场。”

 

图片来源于百度

本文转载自参考消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