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鲸与反捕鲸斗争史:从海洋扩大到国际舆论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2月26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将于明年7月恢复已中断三十年的商业捕鲸行为。消息一出,国际舆论大哗。日本此前虽顶着压力开展捕鲸活动,但都借着”科学研究”的名义进行,此次公开”退群”,直接宣称将重启商业捕鲸,引发了广泛的国际关注。

非政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 Peace)在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强烈谴责日本政府”鬼鬼祟祟地”(a sneaky withdrawal)选择在年底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om)的电话采访时,”绿色和平”成员、曾数次参加拦截日本捕鲸船行动的海洋学家蒂洛·马克(Thilo Maack)表示,日本的捕鲸行为严重践踏了国际社会共识,且”科学研究”或”文化传统”等为捕鲸辩护的理由已经越来越难以站得住脚。

近几十年来,日本的商业捕鲸活动遭受了越来越大的舆论压力:国际媒体发文声讨、各国政府呼吁日本放弃捕鲸、环保组织甚至会在公海上公开拦截日本捕鲸船,颇具视觉冲击力的现场照片常常出现在国际主流媒体的版面上。

但在另一方面,环保和动物保护组织的激进抗议方式往往和日本的捕鲸行为一起,成为争议性话题。

如今,伴随着日本宣布重启商业化捕鲸,日本政府与国际组织之间,又将如何缠斗?

过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过去十多年,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号持续捕鲸活动的日本,一直是”绿色和平”、”海洋守护者协会”(Sea Shepherd)等环保组织的重点”关照”对象。

在太平洋北部和南极附近海域,反捕鲸船和日本”科研”船只常常进行”猫鼠”的游戏,有时海上追逐还会升级为大航海时代后早已销声匿迹的接舷战。2007年2月,一艘名为”罗伯特·亨特”的反捕鲸船从澳大利亚南部启航驶向南极海域。在与日本捕鲸船的遭遇战中,船员们向日本捕鲸船抛撒绳索和网 ,试图缠住日方船只的螺旋推进器。他们还向日船的甲板上投掷烟雾罐和各种垃圾。在冲突中,两船相撞,”罗伯特·亨特”号的船体被撞出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裂缝。

据英国《卫报》2008年报道,由于受到反捕鲸组织的各种干扰,在2008年第一季度,日本远远没有完成它在南极捕鲸的预期目标。年初制定的捕鲸计划是捕到850头,但实际上只捕到了551头鲸鱼。

随后,围绕捕鲸的海上追逐还一度激发了国际组织和日本方面相继升级装备的动力。

2010年1月,反捕鲸船”阿迪·吉尔”号在南极地区试图阻挠日本捕鲸船”昭南丸二号”的捕鲸活动。两船在对峙中相撞,结果”阿迪·吉尔”号的船头被撞出了一个大洞,随后船身进水,沉没在冰冷的南极海域,六名船员也被迫弃船转移。

为了能在大洋上拦截装备已经更新的日本捕鲸船队,”海洋守护者协会”斥资400万美元,建造了一艘长约35米的反捕鲸”战舰”,还以日本漫画中巨兽之名将其取名为”哥斯拉”号。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发言人当时声称,”哥斯拉”号是速度最快、技术含量最高、功能最强大的反捕鲸船。因此”绝不会重蹈’阿迪·吉尔’号的覆辙”。在此后的几年间,”海洋守护者协会”又大手笔购置了几艘新船用于反捕鲸。

然而,到了2017年,拥有一整支反捕鲸舰队的”海洋守护者协会”突然放弃了与日本捕鲸船的较量。据英国《卫报》当年1月报道,协会认为,尽管其反捕鲸船队在2016/2017渔季已竭尽所能,将出动率提升至极限,但日本捕鲸船队仍然实现了预定的捕捞量。这是因为,日本船队应用了一些军事侦察技术,能通过侦察手段提前发现跟踪船只并掌握其实时动向。

“日本人随时就能知道我们的位置,可以很容易地避开我们。””海洋守护者协会”创始人沃森(Paul Watson)无奈地表示,”面对这样的军事技术,我们已经无法有所作为。”

抗议形式还不仅仅局限在拦截捕鲸船。为了造成更大的社会影响,一些环保组织成员采取了象征意味十足的斗争方式。2008年3月,反捕鲸人士闯入日本驻伦敦大使馆抗议。当时,”海洋守护者协会”的英国籍成员怀恩斯爬上日本大使馆三楼,将日本国旗降半旗后,把自己绑在阳台上,并展开写着”停止非法捕鲸活动”的条幅,怀恩斯随后被警方逮捕。

2015年12月,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等33个国家和地区曾联名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反对日本不顾国际法院禁令、强行恢复南极海域捕鲸活动。该月10日,国际黑客组织宣布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个人官网的”瘫痪”负责,以此要求日本政府停止捕杀鲸鱼活动。2016年的1月,另一个黑客团体因抗议捕鲸活动,对日本各大企业网站发起了攻击。

环保组织如此激烈的抗议方式,也引发了日本国内的批评声音,有日本政府官员称暴力拦截捕鲸船的做法是一种”恐怖主义行为”。早在2001年,英国广播公司(BBC)就曾报道了日本政府部门的反对观点。日渔业部门一名高级官员当时称,国际环保组织的做法如果不是”种族主义的”,至少也是”伪善”的,并举出挪威和冰岛的商业捕鲸行为来论证抗议活动奉行的是”双重标准”。而关于捕鲸是否应被看做是需要尊重的一种文化传统,争论则持续了数十年未休。

未来:要文斗,不要武斗

与”海洋守护者协会”相比,”绿色和平”组织近年来更倾向以较温和的非暴力方式阻止日本船队捕鲸。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马克坦言,面对捕鲸船队在装备上的”升级”,在现阶段,对峙、拦截等直接手段已不再是反捕鲸行动的主流方式。

“我多次搭乘的’彩虹勇士’号曾经在公海上与日本捕鲸船频频对峙。”马克表示,现在’绿色和平’更多以游说等其他方式来促使国际社会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这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更根本的解决办法是营造一个对捕鲸行为越来越严苛的国际舆论环境。事实上,日本已经不得不放弃了在南极海域的捕鲸行动。”

“彩虹勇士”号是”绿色和平”组织旗下的知名船只,其重要使命之一就是阻碍日本船队的捕鲸活动。

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内,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等国传统上便对日本的捕鲸活动十分反对。马克表示,在日本公开”退群”后,”绿色和平”等环保组织会重点加强对德国、法国等其他西方国家的游说工作,进一步扩大反对日本捕鲸的”统一战线”。

“我们要让更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加入进来,直接劝说日本政府改变立场已经被证明是无效的,他们不听我们的话。”马克表示,”下一步,我们还会尝试推动修改’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名称,最好能够改成’国际鲸鱼委员会’。这样的字眼就不会让人感觉这个组织为捕鲸行为保留了一扇小小的方便之门。”

1946年,为了保护和延续鲸鱼种群,并使得正当的捕鲸活动得以顺利开展,多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了《国际捕鲸管制公约》,国际捕鲸委员会也据此成立。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性捕鲸行为,但允许捕捞鲸鱼用于科学研究。挪威与冰岛两国曾无视禁令,持续进行商业捕鲸活动,日本则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号继续其”曲线”捕鲸活动。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